欢迎来到 - 昌淼中文阅读平台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话语 > 激励人的话 >

35岁后的互联网运营人只配待在地狱?

时间:2019-09-21 17:13 点击:
我们这些中年人、准中年,为什么连痛苦都没什么创意和创新?

  

35岁后的互联网运营人只配待在地狱?

   我们这些中年人、准中年,为什么连痛苦都没什么创意和创新?

  2018年11月,运营老鸟沈玮归还了从公司领取的办公物品后,敲开了行政总监的办公室门,签完字走完了离职的最后一步。

  此时,外界到处传着各种不景气的声音:经济寒冬即将来临,各大厂借着优化的名义要裁员了,互联网要去泡沫了,声量不小,但在沈玮看来这些真真假假的消息,裹挟的是周期性的阵痛。

  裸辞,绝对不是一个理智的决定,但沈玮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大环境阵阵寒意,大家纷纷裹紧外衣,作为一个被社会无情鞭挞过数年的职场老鸟,她很明白接下来自己的处境。她决定先破后立,先逼着自己离开,切断后路让自己搏一把。

  “做这个决定前,焦虑了几个月,白天烦躁易怒,晚上情绪低落、睡不踏实,头发一把一把掉。你看我的发际线,这边缺了一个角,就是那时候掉没的。”而让沈玮下定决心必须离开,源自同事的一句话,“同事说我的脸色暗了好几个色号,整个人黑黢黢的。”

  在 “互联网运营35岁魔咒”强有力的恐惧传染下,刚到30代的沈玮审视了自己的职业——琐碎繁杂、没有专业性、长期加班熬夜、需要创新和活力,“对高阶运营有需求的企业,就那么几家,僧多粥少。”

  “背着房贷,贸然前进风险太大;维持现状,几年后必然死路一条,感觉做也是错,不做也是错。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法华经》里讲的阿鼻地狱真的存在,应该就是我当时所处那个状态吧。” 在互联网行业,相比产品经理、程序员、运维、测试等岗位,运营是中国互联网的“特产”,在缺少参考坐标轴的背景下,除了35岁+带来的焦虑外,运营人的迷茫只能冷暖自知。

  1

  Double的危机感

  运营这个岗位算是中国互联网特色产物。

  纵看历史,它因互联网而生,至少前无古人;横比世界,美国硅谷只有各个电商公司才会设置少量与“运营”相关的岗位,与国内的火爆相比有些不足挂齿的冷清。2018年,运营“老鸟”黄有璨写了一篇名为《为什么美国互联网没有“运营”岗?》的文章,文中便提到了运营这一岗位的特殊性。

  2019年,中国移动互联网10年,中国互联网21年,35岁+的运营也不再是个案。

  35岁对互联网从业者来说是一个逃不开的魔咒。35岁的程序员在送外卖,35岁的产品在做滴滴司机,35岁的运维在当起了淘宝店主,35岁的测试安心在中关村做起了回收二手手机的生意。

  当然,这些案例调侃成分十足,但年轻化是一种互联网企业的大趋势。

  据彭博社报道,IBM在6年间裁掉了2万名40岁以上的员工,以使公司更加年轻化、更加新潮有活力。美国调查机构PayScale曾给出数据称,截止到2018年,苹果公司员工平均年龄31岁,Google是30岁,Facebook和LinkedIn则只有29岁,腾讯和华为等企业,员工平均年龄都在28岁左右。

  2015年3月,沈玮正式入职定位为互联网产业链综合服务商的天搜集团,这是她第二份运营相关的工作,“主要是用户运营和基于微信端的商场运营,但是做的工作可杂了。光用户这块,既要对用户负责,又要负责商城用户拉新促活,还有策划执行会员活动,搞搞会员福利什么的。商城销量方面,得根据节假日策划商城活动,和商城供货商沟通活动商品优惠力度等等细节,还得联动文案美工组把控节奏,让所有活动顺利运作起来,过程监控修正,结果统计分析反馈之类的。”

  从连续数年的运营工作中,沈玮能找到的成就感屈指可数,而近几年来自职场瓶颈的桎梏更是明显。

  “记得刚做运营一年,带我的总监问我,运营是个什么岗?当时脱口而出——维多利亚港,什么都能装!现在也这么认为,太杂太琐碎了。” 沈玮自嘲到。

  将运营岗贴上“杂家”标签的,不止沈玮。

  利用各大论坛、知乎、贴吧、自媒体、大号、微博、SEO等渠道手段拉新导流;策划一场场明星站台、行业资源互换的活动;软文、H5,利用一切形式的蹭热点、传播;对用户的留存率、日活月活、召回率、转换率、跳出率、PV、男女、浏览时长、浏览路径等数据进行分析……

  以上这些在外人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工作,都可以算在运营这个大门类中。

  《运营之光》一书中曾对于“运营到底是什么”有过总结:运营,本质上是为了帮助产品与用户之间更好的建立起来关系,我们所需要使用的一切干预手段。体现在具体工作方向上,运营有两大导向:一是拉新、引流、转化,二是用户管理和维系。

  依据互联网行业4大运营职能划分,可划分为内容运营、用户运营、活动运营和产品运营。但对大部分,尤其是初创企业来说,对运营岗位的划分不会这么细致。

  “2018年,直播、短视频兴起,这些新路子、新花头,都得跟着现学现用。但是,活越来越多,团队不见扩大,工资不见长,重要的是,运营这条路上,看不到下一步可以走到哪里。” 再次提到为什么辞职时,相比最初的焦灼,沈玮情绪中多了几分坚定。

  2

  “还好我还没结婚”

  “无非就是上有老下有小,背负的房贷让自己不敢动窝,精力、创意拼不过年轻人,而那些积攒了多年的互联网经验,指不定哪天就被迭代了。我们中年人,或者是即将步入中年的‘准中年人’,为什么连痛苦都没什么创意和创新?” 采访中,沈玮反问我们。

  “小步试错,快速迭代”,这八个字对互联网人来说并不陌生。讽刺的是,这次曾经提出并拥护“变革”的人,正在逐渐被‘革’去自己的命。

  互联网江湖相传,只要有互联网就必然有运营的身影。运营与产品、技术并列为互联网创业Team的三大主心骨。产品经理的进阶道路上乔布斯早就树好了旗帜,扎克伯格、马化腾等大佬的技术出身也为多少“码农”照亮了方向,但运营呢?

  “运营也是一座围城吧。一边是老人受够了琐碎和长期的中低压状态,却依旧无法获得指挥权,只能收拾包袱离开;另一边是年轻人壮志雄心地进入这个领域,希望能成为一位将军,运筹帷幄、指哪儿打哪儿。” 多年的职场经验告诉沈玮运营这个岗位或许将越来越重要,涌入的新人增加后势必带来更加激烈的竞争。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