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昌淼中文阅读平台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抗战历史 >

95岁抗联女兵寻战友,百岁老战士们揭开抗战历史惊心动魄

时间:2019-09-12 12:31 点击:
英雄归来,看上去比普通人平静得多 她叫李敏,今年95岁 李敏老人双手捧着一双靰鞡鞋 来到央视《等着我》的节目现场 目光如炬地讲述 作为3万东北抗联战士的一员 在林海雪原爬冰卧雪、割草为食的故事 胸前的勋章无声地诉说着 她经历的不凡岁月 在现场李敏老

英雄归来,看上去比普通人平静得多

她叫李敏,今年95岁

李敏老人双手捧着一双靰鞡鞋

来到央视《等着我》的节目现场

目光如炬地讲述

作为3万东北抗联战士的一员

在林海雪原爬冰卧雪、割草为食的故事

胸前的勋章无声地诉说着

她经历的不凡岁月

在现场李敏老人也潸然泪下地感慨

而今战友散落无寻、行将老矣

1931年

日本侵略者在中国东北地区发动侵华战争

东北多方抵抗力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

组成一支作战部队浴血奋战

这支队伍被称为东北抗日联军

今年95岁的李敏

是当时队伍中年纪最小的战士

1973年李敏开始宣传抗战14年的历史

穿着服装唱抗日歌曲

到农村占据地和工人讲

到城市里头给学校讲

到机关也讲……

抗战胜利至今

几番死里逃生的她

内心深处最大的惦念就是

战友们,你们身在何方?

几十年来

李敏寻找幸存的战友始终没有结果

她心里愈发着急

最终节目组为老人找到了4位战友

李在德、周淑玲、孟宪德、张正恩

算上李敏,他们几个年龄加在一起近500岁

他们向我们徐徐打开70多年前

那段心动魄的抗战历史

煮了一晚上的“年夜饭”

李敏

12岁时父亲在战斗中牺牲后,李敏成为当时最年轻的抗联女战士。身经百战的她至今难忘1938年的冬天。那时,一场大雪覆盖完达山脉,被服厂和医院突然被日伪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在阻击中身负重伤,让其他人先撤,自己在后面掩护。

山上积雪足以淹没膝盖,李敏走在前面艰难开道,然而一转身却看到身后的战友又被围击。那一天,牺牲的战士倒在茫茫雪地里,鲜血染出了一条殷红的路,只剩李敏孤身一人在林海雪原整整走了三天,喝雪水、吃老鼠肉,最终找到抗战队伍。

除了随时应对敌人的追击围攻,战士们还要在天寒地冻中与饥寒作斗争。至今珍藏在李敏家中橱窗里的一双硬邦邦的靰鞡鞋,就是战士们在雪地里日夜行军的见证,也曾是战友用生命守护的“年夜饭”。

李敏家中橱窗内至今摆放着穿过的靰鞡鞋。

1939年的大年三十,缴获敌人一批物资后,战士们找到了一个只剩下山墙的房屋。当时,司务长煮上雪水、放进桦树的嫩树皮,还有一双靰鞡鞋,算是为战士们准备的“年夜饭”。因为鞋子太硬,要煮一个晚上才能变软,终于煮好后,还没来得及分给大家,敌人就攻了上来。

本已撤出的司务长又返回拎起煮有“年夜饭”的铁桶,眼看跑到跟前时,一颗子弹打中了她的后背,白雪与鲜血融在了一起……

抗战胜利后,李敏一直在寻找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却一直未果。随着年龄慢慢增长,她开始记录抗战历史,记录这支英勇杀敌的队伍,用她力所能及的力量,把这段真实的历史,告知更多爱好和平的人。

像母亲一样成为一名坚强的战士

李在德

从朝鲜来到中国,李在德15岁时就投身到抗日的斗争中,成为一名坚强的抗联战士。

年轻时的李在德。

1933年10月4日,是中秋节,而残暴的日军将这举家团圆的一天变成了李在德永远的悲痛。

“日本兵把他们关到一个破房子里十几天,天天给他们灌辣椒水,拿竹签扎手指头。”李在德说。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包括李在德的母亲在内的12人坚贞不屈,最终英勇就义。

回忆起母亲,老人热泪盈眶,不仅因为悲痛,更因为母亲的坚强。

很快,李在德也化悲痛为力量,坚定不移地跟随地方革命同志投入到血与火的抗战中。战争是残酷的,抗联女战士往往要经受更多的磨难。

李在德在抗战时期生下两儿一女,一个儿子葬身于密林深处,一个儿子失散,仅留下一个女儿。鲜有人知道,这么多年来,她是如何怀着这份记忆,度过峥嵘岁月的。

101岁的她出现在节目现场的大屏幕上时,呢喃着,“战友一直在我脑子里,可是这会儿大概剩的没几个了”。我们可以看到她的目光中充满对战友和往事的追忆。

宁做战死鬼,不当亡国奴

周淑玲

1931年,日寇入侵,东北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11岁的周淑玲亲眼看到日本侵略者在家乡烧杀掠夺无恶不作。从那时起,幼小的她心里就种下保家卫国的种子,立志像爷爷、父亲以及叔叔那样成为一名英勇的战士。15岁那年,小淑玲就当起了抗联的地下交通员。

正式加入抗联之后,周淑玲接连得到父亲、三叔、五叔战死的消息。祖孙三代为了打日寇、斗敌伪,先后有7人牺牲。至亲的离世让她悲痛欲绝,同时也更坚定了她“宁做战死鬼,不当亡国奴”的信念。

时至今日,周淑玲也常常想起那段异常艰苦的岁月。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抗联队伍经常夜里行军以躲避日伪军的残酷围剿。冬天气温降到零下40摄氏度,战士们宁愿在山上挖坑,也绝不生火。一宿一宿地赶路之余,他们只能吃野菜、树皮、草根来充饥,被围困的时候,一根萝卜就能坚持一个礼拜。

如今99岁的她,床头柜上放着的除了药品,还有一小袋糖,儿子说,可能那时候母亲太苦了,有时候会含一粒糖。她经常和孩子们说:“现在幸福的生活来得很不易,我们都是经过爬冰卧雪、流血牺牲,才换来的这些日子。”

百岁老人,曾是最早 “特种兵”

孟宪德

99岁的孟宪德,如今已华发丛生,却仍然透露出当年的意气风发。想当初,他也是一个热血青年,曾是共产党军队中少有的水陆空三栖特种兵,从通讯连学习打电报,到侦察敌军情况,没上过几天学的孟宪德对这些充满了热情,就算年近百岁,也经常买来地图自己研究。

孟宪德老人比划着持枪瞄准的动作。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